也牙也牙

呜呜呜

老相册:

化妆前的马龙,化妆后的维托

1972年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可食用果粒,眼泪味的

深夜残次品

随笔四

黏黏的夏天,黏黏的睫毛,黏黏的皮肤。走过之地,扯出黏黏的丝线,摸过之地,留下黏黏的断线。在这空旷昏暗的建筑物中,只要循着这黏黏糊糊的白丝,就能找回黏黏的裹着黑点的记忆

三个随笔

这一片沙漠涨潮了,尽管我站在戈壁滩中间的马路上,海水依旧漫过了我的小腿,甚至能看到长相丑陋的鱼从沙子中爬出,然而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,我想要到前方不远处高耸的山丘上去,村民说那里有彩虹色的子宫,吃了它会幸福。我跨出了一步却被鱼咬了一口,一股绿色的流状体进入身体,我可以看到它把我的内脏染成绿的,变黄,变黑,化成液体,被海水稀释,只留下粉扑扑的子宫扑通掉在水里,被鱼儿争抢。

两个随笔

马路上的红绿灯一直发着绿光,汽车却整齐的排着队停在斑马线之后,往车里面瞅瞅,没有人,我好奇的穿梭在静止的车流中,啪叽,我抬起了脚,发现了那只被我踩死的毛毛虫尸体,白的,黄的,绿的内脏黏糊糊的扒在地上,这时我才注意到前方满地的虫子,它们是从一辆车里面涌出来的,准确的说,是从车里那个人的嘴里出来的,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安详,眼睛无神的望着我这个方向,眉毛也差不多被虫子吃秃了,尸水通过鼻子流的满身都是,嘴巴随着涌出的虫子而一张一合,看起来就像在和我说他的秘密。我看了一眼身后的绿灯变成了红灯,我会帮你记录下来的。

一个随笔

我收到了一封邮件,跟着信息,来到了一个池塘边,旁边都是圆形的植物,就像屁股被一个一个叠在一块,不知道它的名字,也不想知道,只是它们那长得像肛门的布满褶皱的嘴在挤压着吐泡泡,泡泡飘向水边,我才注意到这红色的池水,里飘了一个小球,看起来就快被淹死了。我脱下了衣物,顺手塞进屁股植物得肛门嘴里,跳进水里,试图挽救它,它是那么圆那么亮的在我的前方,闪着我的眼睛快失明了,但是要抓住它,拯救它,伸出手,拿了一个烤焦的肉串,保持着眯眼望着月亮,感慨我为什么没穿衣服。

老相册:

电影般的画面,但这是二战期间巴黎街头的一名抵抗士兵的真实写照

1944年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1 / 7

© 也牙也牙 | Powered by LOFTER